欢迎来到天下茶友网!最值得信赖的茶友交流社区(www.chayou365.com)
茶友热线:13350848306|茶友首页|加盟合作|帮助中心
新闻

网站首页 > 新闻 >

2014感动中国茶界人物报道:王广智

作者: 佚名 来源:第一茶叶网 阅读次数: 2014年08月06日 00:00
策划、报道

  海峡茶道
茶博览
第一茶叶网
伴夏茶网
深圳市华巨臣实业有限公司

  不是序言的序言——
那一夜,在茶园的山路上,他一脚踏空……

  对王广智老人的采访可谓一波三折。

  2014年春天,中华合作时报•茶周刊记者联系王老师,说明了采访的事情。但当时正是春茶上市前茶区最繁忙的时节,他人不在北京。我们约好过个把月再联系。

  转眼快到5月末了,记者拨通电话,电话那头王老师声音很虚弱,说我在医院打点滴呢。记者忙关切地问:您这是怎么了?他说,不小心摔了一跤。既如此,记者实在不忍心多打搅他,嘱咐他好好养伤。放下电话,还在心里念叨——这老人上了岁数就要小心,走路不小心都会摔跤,一摔跤还容易伤筋动骨。祝他早日康复吧!

  7月,在北京马连道茶缘茶城“恭福茶”门店里,记者终于见到了王广智老师。他头发灰白,操着浓重的安徽无为口音。但一讲到茶,他的话和动作就密集起来。

  我们的采访还是先从他那次受伤开始的。这一问才知道他那一跤摔在安徽茶区,摔在午夜时分,摔在周围没有一个人的山路上;其时,他已经77岁了……

  为什么年近八旬的他要在深夜里奔波在茶区山路上?为什么在退休后他反而更加繁忙?为什么他把富硒茶看成是茶叶致富茶农、造福国人健康的新希望?

  这一切还是从王广智与茶结缘说起吧。

  茶缘人生——
生在茶区,长而学茶,终生为茶……

  王广智,1937年出生在安徽芜湖市无为县。他说,从小家里很穷,但茶园和茶一直陪伴着他。

  上世纪三四十年代长江边上的无为会是怎样的一个穷法呢?记者无从想象。王老师说,我家里穷,解放前一直上不起学,一直当放牛娃。上世纪50年代初15岁的王广智才开始上学,他自然很珍惜学习的机会,在家乡上了两年小学后,他就进入芜湖三中上了中学。6年初中高中,王广智学习勤奋,成绩优秀,1960年,他考进安徽农学院(安徽农业大学前身)茶业系,从此与茶结下了不解之缘。

  王广智讲起这些陈年往事仍然满怀对国家的感激之情。

  他说:作为农村的放牛娃能读上书就很难,能读大学就更难了。当时的大学录取比例为7比1,因此他格外珍惜这读书的机会。大学四年他一直是班长,还兼任团支部书记。记者略微知道那时的历史,上世纪60年代初的三年正是国民经济遭遇困难时期,王老师虽然没有讲当时的困难,但他说要感谢国家,我上学读书10年家里没花过一分钱,完全是靠国家培养出来的。

  1964年,王广智大学毕业后分配到农业部外联局,为了国家援非计划种植茶叶项目,到北京农大外训班进修法语;1966年6月,他被调到中国农业科学院,主要从事农业科研工作,而重点是茶叶科研管理。1990年,他又调到全国农业展览馆、中国农业博物馆,从事农业文物研究,重点是开展茶叶文物研究,其间共获得部委级奖项11个,同时在“九•五”期间编写茶学着作10多部。作为主编之一,编撰了《中国名茶志》,还独自编着了《中国茶类与区域名茶》专业着作一部,也为他退休后致力于茶区研究和茶资源开发奠定了基础。1992年,鉴于王广智的突出贡献,国务院向他颁发了享受“政府特殊津贴”专家证书。

  茶情浓浓——
为茶农致富奔波,为茶叶增值奔走……

  王广智与茶叶从小结缘,一生学茶、研究茶,可谓茶学专家,茶缘一生。

  2000年,王广智退休,本可以含饴弄孙,安享晚年。然而他对茶叶的感情历久弥新,愈加浓烈。因此以退休为标志,王广智开始了另一段茶情人生。

  他对茶叶的感情首先就体现在对茶农有着一份深深的感情。

  2000年,从中国农业博物馆退休后的王广智接到馆里要返聘的邀请,这本是很多老年专家舒适也有经济保证的生活、工作方式。但是王广智没有接受,他强烈地感到,自己内心想要真正走进茶区,走进茶农的茶园,将理论与实践结合起来,为茶农做些实事。

  他说,我从小出生、成长在茶区,深知茶农不容易。尤其安徽的许多茶区都是革命老区,过去为中国革命作出了巨大的贡献,但因为环境的制约与科学技术的欠缺,茶农一直是最不富裕的人群。

  “他们可以说是守着茶园、茶叶的宝贝,受着不该受的穷呀!”王广智讲出这句话时,那心有不甘、痛心痛肺的表情分明像是自己的亲人受了委屈、遭了灾祸。

  如何用自己的专长让茶农收获富裕,改善生活,这也是对国家培养自己的一种报答方式吧。王广智内心翻腾着从没有过的一种激情。

  对茶农朴素的感情,对茶业发展的激情促使他在年逾花甲之年,迈开双腿,将那份执着与投入洒向广袤的茶区茶园。

  从2001年3月份开始,王广智开始在全国五大茶区、16个小区域开展茶业扶贫科技服务。他的汗水洒遍茶区的山山水水,他的足迹跨过茶园的沟沟坎坎,无数茶农渴望科技的脸孔成为他跋山涉水的最大动力;茶农丰收的喜悦又成为他腰酸腿痛之后最大的精神慰藉。

  李等祥是广东梅州市五华县山区的农民。还在没退休时,王广智曾经到过五华帮助当地茶农培训技术,就认识了这个清苦的家庭和要强的孩子。王广智说,当时李等祥父母去世得早,姐姐出嫁了,家中只剩兄弟两人,不识字也没有多少文化,只在很小的时候接触过做“野茶”,就是农民自己喝的绿茶。2003年,在外从事多年建筑行业的李等祥怀揣着积攒下来的十万元回乡创业。他相中了经营不善、正向外招租的五华国营茶厂。但人家没相中他,说你又不懂茶叶,仅凭小时候做个野茶就想来承包茶厂?

  万般无奈的李等祥想到了王广智老师,求他为自己保驾护航。王广智会答应吗?半路出家的李等祥能扶植起来吗?

  多年后的采访中,王广智还是那句话:见不得茶农受穷,也见不得茶农受窘。当时还有好几个有钱人要承包茶厂,王广智说,我选择帮他,还一定要成就他。

  先是王广智的学生出面证明了“王老师是大专家”,帮助李等祥承包了五华茶厂。后面的工作才叫更艰巨、更漫长。王广智从教他学习茶叶基础知识,培训茶叶种植技术开始,一步步走上了正轨。事业越做越火,如今李等祥的茶园面积已有500亩,并且还在王广智的引导和支持下,开始尝试生产红茶,将当地茶叶的资源优势发挥出来,为茶农创造更多的收益。

  现在,李等祥自己也成家立业了,还成立了茶叶专业合作社,带动了一批茶农致富,企业效益越来越好。王广智喜上眉梢地讲道:如今茶厂经过股份制改造,成为五华当地茶业的龙头企业,最近政府还投入支持资金200万元,帮助李等祥扩大规模、提升档次呢!

  王广智对茶农的感情深,对家乡的茶业感情更深。

  安徽黄山太平猴魁是历史名茶。在历史上曾经一直做红茶,后来才改做绿茶。但用夏茶作太平猴魁,由于品质赶不上春茶,在市场根本卖不上价,同样的茶园和品种贬值非常厉害。做红茶可以提升价值,但多年转型,已经没人掌握过硬的红茶生产技术了。

  王广智看在眼里,急在心头。他想到了自己一生所学和自己的独门绝技,决计不计成本帮助家乡茶农。原来王广智在年轻时走遍茶区,博采众长,摸索独创了一套用太平猴魁原料加上乌龙茶的制作技艺,生产太平猴魁品种的红茶。但这项技艺不易掌握,需要手把手教,更需要拿捏火候。

  5月27日,王广智又一次从北京赶到安徽黄山市太平区焦村现场指导做茶。由于红茶需要连夜发酵,而发酵的火候最重要,如果掌握不好,品质和效益就会大打折扣。第二天已经夜里12点了,王广智怎么也不放心,他决定亲自去工厂查看发酵情况。午夜时分,茶园没有路灯,只能借助微弱的月光辨认路径。走到一半,王广智从高台阶上一脚踏空,面颊重重地磕在石阶上。

  茶农闻讯赶过来,连夜将他送到县医院。X光片子拍出来:颧骨骨折,内出血。又不能转院,他只好在安徽住院一周。

  最终,新品红茶生产成功了。王广智觉得目标实现了,这一跤也值了。

  茶心炽热——
刚刚开始的“富硒茶健康国人梦”……

  年轻时,王广智主要从事农业历史及农业博物展览设计的研究,并积极搜集与整理茶叶史料及全国名茶研究工作。他先后获的国家部委级一、二、三等奖共11个,着作10余部。

  退休后,他对茶叶的热爱没有退休。那颗炽热的心里盛满对茶业未来的关注。

  他还在把对中国茶区和茶资源的研究推向深入。从2006年开始,他就深入到安徽、福建、云南、广东、广西、四川、山东等茶区多次做茶区和茶资源调查研究工作,并为茶区政府、企业做技术指导工作。

  正是在深入扎实的实地调研中,他看到了中国茶产业极具开发潜力、关乎国民福祉的“富硒茶健康产业”。他认为这是一个联系万千茶农、造福亿万茶客、振兴茶业升级的魅力领域。为此,近八九年来,除了远赴西南茶区、江南茶区的黄山与太杭嘉湖区域、岭南区域莲花山与大峰山区域外。从2006年起,王广智又深入到江北茶区的秦岭大巴山区、桐柏大别山区及江淮胶东区域,进行了大量艰苦而细致的茶资源整理与研发工作,积极推动富硒茶这个养生新茶品的研发和推广。

  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王广智年近八旬的胸怀中激荡着更加广阔的茶业远景——要推动国家大力建设与发展全国城乡型都市绿色农业“三园”。他解释说:全国城乡型都市农业“三园”就是 “绿色文明农业旅游休闲观光园”、“富硒茶与食药科技产业化示范园”、“茗膳富硒茶与食药科学养生园”。

  说到这些远景,王广智不禁激动起来,他说:中国是个缺硒大国,这对国民健康是一种潜在的威胁。但在中国茶区有富硒的土地,通过茶树,而且自然界也只有茶树具备这个独特的功能,将无机硒元素转换为有机硒,再通过富硒茶被人体吸收。因此发展富硒茶一定是造福国人的功德无量的好事情。

  同时,他表示,富硒茶也是提高茶农收入的绝妙途径。他解释说,茶树叶子越老硒元素含量越高,很多茶区每年都是只采摘芽尖制茶,实在是浪费。是对茶树资源的浪费,也是茶农增收的盲点,更是健康产业的处女地。

  正是基于这样高屋建瓴的认识,也是基于对产业发展的信心,王广智多年来奔走呼吁,宣传推广。在他的带动下,很多茶区对富硒茶的认识和利用在逐年提升。他说,最近他就在帮助四川大巴山茶区做发展报告,核心就是利用过去废弃的老叶子加工生产富硒茶,发展健康养生产业。

  为此,不知老之将至的王广智还在工作着:推动观念的改变,引导生产方式的改变;还准备在中国农业展览馆成立“农业养生协会“,将茶叶与养生结合起来。他说,预计今年年底完成……

  他说,人虽然退休了,但脑子还好使,身体还硬朗,就不能置身茶外。他说,我现在还有正着手编着的五部着作——《21世纪中国绿色茶发展之路》、《21世纪中国绿色农/茶科技产业化》、《21世纪中国城镇(乡)型都市绿色农业文明“三园”》、《21世纪中国绿色茶文明产业之星》及《21世纪茶食药业志》。

  “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我的‘中国梦’就是把中国茶业做强、做大,帮助茶农实现小康!”

  愿王广智老人的梦想早日实现!

  采访手记
儿子眼中的王广智

  王广智的儿子王迎原来学的是电子专业,在从事多年IT配件行业工作后,在父亲和茶叶强大的磁场吸力下,十年前也投身茶行业,成为了一个地道的茶人。

  我们的采访就在他的茶店中进行。时不时地,我们也询问王迎,因为王广智老人有些口音我们实在听不懂。可以看出,在王迎的眼中,自己的父亲是一个茶学专家。有丰厚学养,有一生积累,有独门秘笈。他说,他父亲是一位执着的茶人,爱茶成痴。在考察中,他经常看到不同的茶叶品种,总要研究一下看能出来什么香型。但茶区大都是山区,没有实验室研究的条件。他父亲就会习惯性地将新发现的茶树摘下几片揣在靠近胸口的兜里,用体温使茶叶受热发出香气,他好辨别、研究。

  正因为多年的研究,他父亲对茶叶香气的形成研究总结出了自己的一套独特看法。他说我父亲把茶香分成三种:“品种香”、“环境香”、“工艺香”。真正好茶这三种香缺一不可,是将主客观因素和谐结合的结果,既突出了物质因素的重要性,也体现了人文因素的独特价值。

  王迎对父亲也有微词,说他是“理想主义者”。因为理想主义,所以有时不管不顾。他感叹说,77岁的人了,还要到处去茶区指导技术,有时候拎起行李就要走,我们拦也拦不住。5月底去安徽指导当地制作红茶摔伤那次,我是夜里两点接到电话,急得一夜没合眼,第二天乘飞机直接赶到黄山市太平区焦村,看到病床上的老父亲,我心疼得不行,但又实在不忍心责备他。

  王迎说,我父亲去茶区最看不得的就是两件事,一件是茶农受苦,另一件是浪费茶叶资源。没办法,谁叫人是有感情的动物呢!但这次意外后,我给他下了死命令——以后去哪儿都要有我陪同!

分享到

推荐阅读

西南茶文化研究中心主任孙前一行拜谒唐代茶仙-卢仝故里

10月19日下午,西南茶文化研究中心主任孙前,副主任张晶、刘昌明,陈书谦一行四人在河南省茶叶商会会长姬霞敏帮助下驱车220公里专程来到位于河南王屋山下济河之源——济源市拜谒“七碗茶歌诗”作者唐代卢仝。一行人在济源市得到了当地最顶级的卢仝专家李菊月老师和卢氏后裔的盛情宴待。 孙前一行人在李菊月老师和卢氏后裔的带领下首先来到卢仝之墓进行拜谒。下车后 ...

2016-10-24

一个茶企,为什么建个博物馆?

2015年6月28日,祁红博物馆在安徽祁门正式亮相对外开放。誉满国际的祁门红茶终于拥有了一个与之声望相匹配的博物馆祁红博物馆。 说到祁门红茶,我们不得不提的就是祁红同印度的大吉岭红茶和斯里兰卡的乌瓦红茶并称为世界三大高香红茶,并以祁红特绝群芳最,清誉高香不二门著称,是世界红茶中的极品。祁红外形条索紧细匀整,锋苗秀丽,色泽乌润;内质清芳并带有蜜糖 ...

2015-07-14

陈宗懋院士:与茶一辈子的缘分

第四届四川茶产业职业技能大赛9月开赛

易武福元号:古树茶虽难,却永不放弃